<form id="bbznv"><form id="bbznv"><nobr id="bbznv"></nobr></form></form>
<address id="bbznv"></address>

    <address id="bbznv"></address>
    
    

            <address id="bbznv"><dfn id="bbznv"><menuitem id="bbznv"></menuitem></dfn></address>

            首頁>檢索頁>當前

            畢業在意大利“封國”之際

            發布時間:2020-04-25 作者:徐慶蒙 來源:神州學人

            寫作此稿前,我還是一名在意大利佛羅倫薩求學的中國留學生。我原本2019年10月就可以完成學業,但由于手頭還有項目要做,畢業不得不延期6個月,還要和導師簽訂6個月的工作合同。這樣,我在今年3月4日畢業答辯,答辯后再有兩個月的項目收尾工作,就可以回國。原定的回國時間是5月。

            可誰曾想,新冠肺炎疫情暴發并逐漸在全球蔓延。國內的疫情在全國上下萬眾一心的共同努力下得到了有效控制,但意大利的情況卻漸漸變得不容樂觀。

            糾結走或留

            由于中國疫情暴發早于意大利,作為中國留學生,在海外每天關注著國內的各種疫情相關信息,惦記著國內的父母、其他親人和朋友,也了解著國內疫情防控的各種措施。所以,相對于意大利本地人,我更早產生了防疫意識,也更深刻地認識到此次疫情的嚴重性,“做好個人防護”的這根弦也就繃得更緊。

            我的合租舍友是意大利本地人。在意大利北部剛出現確診病例、政府封鎖疫情嚴重地區的時候,舍友和幾乎所有意大利人一樣,對疫情完全沒有概念,也不在乎,日子過得一如平常,仍然每周都要在家聚會。他們非常熱情友好,總是喊我一起玩,防疫這根弦早已緊繃的我只好用“不舒服,想休息”的借口委婉地回絕他們。當意大利北部的感染者開始爆炸性增長時,舍友依舊沒有任何收斂,聚會不斷。我動了換地方住的念頭,開始在網上找房子,問朋友租房信息,很快,又動了提前回國的念頭。

            雖然想走,但依舊不甘心,希望試圖改變意大利舍友的認識,爭取能勸說他們消停兩個月,讓我把答辯順利搞定,研究項目順利收尾,這樣就能按原計劃穩妥地結束我的留學生涯。我從網上下載了有關新型冠狀病毒和疫情的信息給舍友看,希望能夠引起他們的重視。確實有效果,舍友收斂了一些,也很給我“面子”:不在家聚會了,但還是每天都外出,把聚會的地點改在了其他同學的住處。

            終于,壓死駱駝的最后一根稻草還是出現了。一天下午,舍友跟我說我們班有個同學確診了。這件事本身和舍友說話時那種無所謂的口氣把我嚇得不輕。我再也不敢進廚房,每天都吃罐裝食品。但同在一個屋檐下,感覺依然不夠安全,而且長此以往身體也會吃不消。左思右想決定提前回國,反正3月4日就答辯了,和導師簽的工作合同若能征得其同意提前終止,科研項目最后的收尾也是可以委托給別人的,實在不想冒著風險再待下去了。

            我開始聯系駐意大利使館,通過他們向國家留學基金委申請提前回國,并給導師發郵件申請終止合同。處理好這些事務后,就差確認機票了。此時我又有些后悔,答辯時,看到教學樓里一張張輕松的笑臉,我開始懷疑自己是不是防疫意識有些過強了……

            于是,我開始全面衡量走與留的風險:走,長途旅行諸多周轉環節,飛機空間密閉,機上人員復雜,都可能提升被感染的概率,同時也多少有些舍不得還沒有最終完成的課題;留,目前的環境可以說危險系數正在升高。

            此時,意大利北部確診人數開始以每天超過500人的速度飛快增長,我所在的城市佛羅倫薩也出現了確診病例。雖然意大利政府已經采取了相對嚴格的措施,但意大利人骨子里的自由隨性,以及對疫情依舊不夠重視的態度,讓這些措施的落實難免打了折扣。我提前回國的念頭也因此更堅定了幾分。

            啟程前的準備

            千里回國可以,但不能千里“帶毒”,不能給祖國和家鄉添亂。于是我查看、了解回國入境的相關政策和防疫規定,開始和國內的父母、轄區居委會、街道、區防疫指揮部、國家留學基金委、教育部留學服務中心等多方聯系,并做好了回國自我隔離的心理準備。

            千里回國可以,更不能途中“染毒”,不能給自己造成傷害。雖然現在沒事,但一路上有被感染的風險。我又查了各種關于長途旅行中如何做好個人防護等相關信息,直到看到一篇由冠狀病毒研究專家撰寫的防護措施文章(感謝韓老師的分享),我更堅定了信心,相信只要防護到位,不吃不喝不如廁,就可以把在飛機上被感染的概率降到最低。隨后我開始準備各種防護用品,最后把自己武裝成這樣(見題圖,感謝同事和出租車小哥送我口罩)。

            感謝教育部留學服務中心非常高效地幫我訂好了3月10日從羅馬起飛經莫斯科再到上海的機票。隨后,我向家鄉的居委會報告了我的行程。一切準備就緒,坐等3月10日早上5點半出發去羅馬機場。

            突發新情況

            3月9日晚上,行李都整理好了(感謝“相機”冒死給我送抽氣筒,感謝“丹丹”給我收尾),正準備洗澡睡覺,養足精神備戰飛行途中的各種挑戰。沒想到,晚11點左右,意大利政府下令全境封鎖!驚慌之余我逐漸理清思路,決定馬上啟程去羅馬,拖到第二天一早再動身可能更會節外生枝。

            為防止遇到類似航班突然被取消的情況,我聯系了在佛羅倫薩的朋友,幫我在超市訂購食品,做好還要回到這里繼續宅在家的準備,同時還和導師商量好,一旦出現最壞的情況,即被困在羅馬既不能起飛也無法回佛羅倫薩,拜托他去機場接我。

            本來預定好時間的出租車司機也擔心不能按期出發,便打電話問我是否提前行動。我們達成共識,于是提前出發,星夜兼程,10日凌晨4點順利到達羅馬機場。

            候機·出境

            羅馬機場里中國旅客居多,大多“武裝”得很嚴實。仍然有一些外國人沒有任何防護,機場工作人員也僅戴著一次性口罩。溜達了一圈,發現還有一部分人是當天晚上的航班,但跟我一樣,凌晨就來到機場了。

            在機場,我不敢坐長椅,找了個沒人的角落,坐在自己的行李上休息。距航班起飛還有6小時,有人開始排隊托運行李。大家都很緊張,今天是意大利全境封鎖的第一天,到底放不放行,誰心里都沒譜。11:05的這趟航班是當天羅馬飛莫斯科的第一個航班,群里大家都在等我登機的消息。

            過安檢后,開始用分裝的酒精噴霧對自己各種消毒,最后用洗手液洗了一遍手,戴上手套。

            過海關,登機前的最后一步。因為聽說頭一天下午有人被海關攔住未能出關,所以當工作人員拿著我的護照反復查看時,心里那個緊張啊。好在工作人員問了我在哪個城市、學什么專業一類的問題后就放行了。我迫不及待地向群里的小伙伴們匯報戰績。

            飛機順利起飛。我靠著窗戶讓自己進入放松休息的狀態,漫長的旅途開始了。下飛機前還有填寫健康聲明卡(見題圖,感謝機上的朋友送我筆和健康聲明卡)、測體溫等環節。

            莫斯科轉機

            p34-1.jpg

            在莫斯科轉機,看到好多旅客穿防護服,很是羨慕。

            登機后,坐在座位上,心中不知怎么就突然產生了自信:防護到位,我一定不會有事。

            從莫斯科到上海,我的身體已經自我防御到沒有任何饑餓、口渴和想上廁所的感覺,只想趕快到上海。

            漫長的8小時行程過去了大半。在還有大約3小時的時候,感覺自己要撐不住了,腳開始腫脹,呼吸也有些困難。實在感覺憋悶了,就再檢查一遍口罩,然后做個深呼吸。我告訴自己把3小時分成3個1小時來過,強制自己在腦子里構思要發的郵件,理清各種思路等來消磨時間。好不容易熬到還有45分鐘,又拆成3個15分鐘繼續熬。

            抵滬·隔離

            p34-2.jpg

            終于到了上海!在機艙里等了半小時還不能下飛機,身心感覺達到了極限。因為事先沒有任何在飛機里等待的心理預期,覺得快憋死了。我重新給自己做心理建設,告訴自己,可能還要再等兩個小時。

            40多分鐘后,工作人員開始按姓名首字母順序叫人名、測體溫,然后乘客陸續出機艙,完成各種檢查登記手續,前前后后將近5個小時。

            上海浦東機場的工作人員全副武裝,素質超高。從上海入境回國,下機要進行入境防疫檢查。不是來自疫情嚴重地區且沒有癥狀的,自由放行。有癥狀的要隔離進行醫學觀察。

            p37.jpg

            對于來自疫情嚴重地區的,比如意大利,一律隔離。家是浙江、江蘇的,由當地派專車在滬浙、滬蘇交界地轉運回家隔離14天。我既不是浙江也不是江蘇的,出于方便考慮,我自愿選擇在上海隔離14天。

            下午將近3點才抵達隔離的賓館。這里的安排非常人性、到位,賓館的條件很好,有電腦,有網絡,還有人送一日三餐。賓館的小姐姐們溫柔親切,服務周到,讓人無比感動。

            隔離了兩天后,由于同一航班上出現了確診病例,我被通知更換賓館。當時我很害怕,跟家里通電話時,說著說著情緒就失控了……新的賓館條件也很好,服務人員素質很高,還給我發酒精棉片。剛搬進來時,我注意到工作人員在走廊里噴灑消毒劑,后來了解到這里住的全是像我這樣同乘人員中有確診病例的乘客。我更加擔心了,就挨個給朋友們打電話,聽聽他們的安慰,也給自己壯膽,才漸漸平靜下來。

            后記

            p36-1.jpg

            p36-2.jpg

            作為在海外的中國留學生,我們時刻關注著國內疫情的變化,心也時刻和祖國連在一起。身處異國他鄉,在思維方式、文化習俗等方面都迥異于國內的環境中學習和生活,有時甚至還要面對過激的行為和沖突,的確不太容易。從下定決心回國開始,我的神經始終處于緊張狀態。從星夜兼程趕赴羅馬到落地上海開始隔離,前后30多個小時,戴著雙層口罩,不吃、不喝、不上衛生間……不得不說是一種煎熬和考驗,更是一次難忘的經歷。無論科技發展到何種程度,在極端情況下,我們可以依靠的依然是自身的素質、智慧和勇氣。而且,平時多鍛煉,保持身體健康真的很重要。

            感謝一路上伸出援手的朋友、工作人員、醫護人員,他們有愛心,勇于奉獻和擔當,為回家的游子提供了很多幫助。我希望我的祖國,希望我留學的意大利,希望世界上所有受疫情影響的國家,都能盡快走出陰霾,恢復正常。(作者受國家留學基金資助,2016年起在意大利佛羅倫薩大學攻讀文物保護化學專業博士學位,目前已完成學業回國)

            0 0 0 0
            分享到:

            相關閱讀

            最新發布
            熱門標簽
            點擊排行
            熱點推薦

            工信部備案號:京ICP備05071141號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 10120170024

            中國教育新聞網版權所有,未經書面授權禁止下載使用

            Copyright@2000-2019 www.calbb.cn All Rights Reserved.

            京公網安備 11010802025840號

            国产偷拍欧洲日韩亚洲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万赏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