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bbznv"><form id="bbznv"><nobr id="bbznv"></nobr></form></form>
<address id="bbznv"></address>

    <address id="bbznv"></address>
    
    

            <address id="bbznv"><dfn id="bbznv"><menuitem id="bbznv"></menuitem></dfn></address>

            首頁>檢索頁>當前

            用項目式學習助力幼小銜接——

            倉鼠引發的計劃書行動

            發布時間:2020-05-03 作者:楊潔 來源:中國教育報

            幼兒項目式學習是一種以幼兒為主體,在真實生活情境中團隊共同解決一個復雜問題或完成一項綜合性任務的學習活動。它有利于培養幼兒發現問題、分析問題和解決問題的能力,發展幼兒動手能力、溝通能力和團隊合作能力,從而有助于幼兒克服在幼小銜接過程中遇到的學習適應困難和社會適應困難。發生在我們班的“倉鼠引發的計劃書行動”,能在一定程度上說明項目式學習是如何幫助幼兒做好入學準備的。

                觀察生活,引發“問題”

            “動物大世界”主題開展以來,孩子們被自然角里新增的兩只小倉鼠吸引了。自由活動時間,他們圍著小倉鼠說開了:“小倉鼠喜歡吃什么呢?”“兩只小倉鼠會不會打架啊?”“倉鼠也是在夜里睡覺嗎?”孩子們通過觀察小倉鼠產生了很多疑問,涉及小倉鼠生活的方方面面。為了激發他們的探究欲望,我問:“那你們猜猜小倉鼠喜歡吃什么呢?”“面包”“小餅干”“牛奶”“米糊”……孩子們說出了好多答案。“怎么知道小倉鼠喜不喜歡吃呢?”我接著問道。孩子們意見很統一,“喂給它,看看它把什么吃掉了。”我肯定了孩子們的方法。

            這時,有的孩子舉手說:“老師,我想觀察倉鼠是怎樣睡覺的。”“我想觀察倉鼠是怎么玩游戲的。”他們爭先恐后地說出自己的愿望。“哇,你們有這么多問題啊,那看來要分好幾天來做了。”聽我這么一說,孩子們嘰嘰喳喳議論著:“這么多事,要忘記的呀。”“可以用筆畫下來,記在紙上就能看了。”“嗯,這是個好方法,我們把接下來很多要做的事,一件一件安排好,這個叫作‘計劃’。把計劃寫在紙上,叫作‘計劃書’。那我們就把要觀察的問題,先做一個計劃書吧。”在我的提議下,孩子們開始探討計劃書,并給它取了個名字,叫作“倉鼠觀察計劃書”。

            人本主義心理學家羅杰斯認為,任何年齡的孩子遇到對自己有意義的問題時,都會產生自我主動學習的傾向。部分孩子從小學開始就對學習不感興趣,原因在于學習缺少問題驅動。幼兒項目式學習就是從幼兒自主觀察、自主思考、自主提問開始,并由問題驅動的,它有利于幼兒形成問題意識,學習提問的方法,養成提問的習慣。

                互相合作,解決“問題”

            開始設計計劃書了,樂樂問:“觀察計劃書上要有哪些內容呢?”瀅瀅說:“要有日期,還要有問題。”我鼓勵道:“好的,那你們準備把日期寫在哪里、問題畫在哪里呢?怎樣在一張紙上記錄兩個問題呢?”瑤瑤說:“我們可以把紙折成兩半,這樣一張紙就可以畫兩個問題了。”譯譯說:“要不,日期就寫在左邊吧。”于是兮兮開始折紙,瀅瀅開始寫日期,從5月6日寫到5月10日。

            接下來就是把問題畫出來了。瀅瀅說:“倉鼠什么時候睡覺,睡覺我會畫,但是‘什么時候’怎么畫啊?”兮兮說:“寫字啊。”瀅瀅有點兒苦惱地說:“但是我不會寫,楊老師,‘什么時候’怎么寫?”“你們不認識的字其他小朋友也不認識,就算我幫你們寫好了,他們還是看不懂你們的計劃書呀,你們有沒有辦法把時間也畫出來呢?”我的提議打開了孩子們的思路,凱凱立馬說:“我知道的,白天有太陽,畫個太陽,夜里畫月亮。”園園說:“那早上畫個什么呢?”討論還在繼續,最終,孩子們決定用太陽表示早上,用米飯表示中午。

            在設計方案、完成項目的過程中,幼兒會不斷遇到新問題,而解決問題的過程既是新知識產生的過程,也是幼兒實踐能力、創造能力提升的過程。例如,幼兒發現通過對折可以把紙分成兩部分,用特定時間出現的物體表示不同時間等。幼兒能否從幼兒園平穩過渡到小學,知識儲備固然必不可少,但更重要的是批判性思維、創造性思維的發展水平。

                交流展示,分享“成果”

            各小組陸陸續續地把計劃書遞給我看,盡管表征不太完整,但每一天的觀察計劃都有模有樣。于是,我將每組中的計劃書各選取一張展示出來,并請各個小組輪流上來介紹,也便于孩子們充分了解各小組的不同設計和規劃的方法。同時,我在暗中觀察發現,孩子們的計劃書基本都有明確的日期,表述問題的畫面也比較清晰,運用了多種符號,甚至還會用不同顏色來表示著重的地方或者進行內容上的區分,個別計劃書中還有分配觀察任務的痕跡。

            小組結伴觀察好倉鼠之后,有的孩子主動拿起筆記錄自己的發現,我抓住契機,將發現的好方法介紹給其他孩子,他們聚在一起完成了觀察記錄表。很有意思的是,孩子們的觀察記錄表的形式與計劃書有著“異曲同工”之妙,除了紙張上的布局相似外,也有相應的日期、記錄內容、符號表征等,而這正是他們交流學習的結果。看到孩子們觀察、記錄得起勁,我在自然角的墻面上增設了一個“計劃和觀察”板塊,進行收錄和展示。交流展示激發了孩子們學習的主動性,他們會自覺從同伴身上汲取智慧、策略和經驗方法,不斷修正完善自己的“作品”,也愿意主動分享自己的“成果”。

            項目式學習開展有一段時間了,孩子們正在悄悄改變,他們在介紹自己的成果時變得自信滿滿,在語言活動中會自覺練習語言表達。在角色游戲中,他們會協商分配角色,“爭奪”現象少了,“合作”現象多了,規則意識及執行力明顯增強。古語云:“授之以魚,不如授之以漁。”項目式學習恰似授漁之道。當孩子們從幼兒園升入小學,接觸更為系統化的課程學習時,良好的學習品質和學習習慣能讓他們受益一生。

            (作者單位:上海市嘉定區江橋幼兒園)

            《中國教育報》2020年05月03日第3版 

            0 0 0 0
            分享到:

            相關閱讀

            最新發布
            熱門標簽
            點擊排行
            熱點推薦

            工信部備案號:京ICP備05071141號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 10120170024

            中國教育新聞網版權所有,未經書面授權禁止下載使用

            Copyright@2000-2019 www.calbb.cn All Rights Reserved.

            京公網安備 11010802025840號

            国产偷拍欧洲日韩亚洲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万赏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