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bbznv"><form id="bbznv"><nobr id="bbznv"></nobr></form></form>
<address id="bbznv"></address>

    <address id="bbznv"></address>
    
    

            <address id="bbznv"><dfn id="bbznv"><menuitem id="bbznv"></menuitem></dfn></address>

            首頁>檢索頁>當前

            致敬戰疫青年志愿者

            發布時間:2020-05-04 來源:中國教育報

            “在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斗爭中,你們青年人同在一線英勇奮戰的廣大疫情防控人員一道,不畏艱險、沖鋒在前、舍生忘死,彰顯了青春的蓬勃力量,交出了合格答卷。”中共中央總書記、國家主席、中央軍委主席習近平3月15日給北京大學援鄂醫療隊全體“90后”黨員回信,向他們和奮斗在疫情防控各條戰線上的廣大青年致以誠摯的問候。

            這次抗擊疫情的斗爭充分展現了新時代中國青年的精神風貌。在4.2萬多名馳援湖北的醫護人員中就有1.2萬多名是“90后”,其中相當一部分還是“95后”甚至“00后”,他們的抗疫故事令國民感動。與此同時,全國各地還活躍著一大批青年志愿者,他們默默無聞,主動請纓,用實際行動為抗擊疫情貢獻著自己的力量。

            今天是五四青年節,中國教育報特別采訪了一些“90后”青年志愿者代表,報道他們參與抗擊疫情的感人故事,并向這些敢擔當、講奉獻的青年志愿者致敬。

                    ——編者

            關鍵詞:戰士

            北京大學援鄂醫療隊“90后”青年——

            “那一刻,更理解了身上的責任和使命”

            本報記者 柴葳 通訊員 仰東萍 鐘艷宇

            2月9日15時,經過兩輪感控培訓并通過考核后,第三批國家援鄂抗疫醫療隊隊員、北京大學第三醫院心內科住院醫師楊林承穿好防護服第一次進入病房污染區工作前,主班老師告訴他已經有大量患者及家屬在病房門口等候。病房門一推開,原本嘈雜的等待區瞬間安靜,無數焦急等待的目光投向他們,緊接著便是黑壓壓的人群涌來。

            近一年內先后在CCU、RICU和急診幾個崗位流水輪轉的工作經驗在時刻提醒他:此時,一絲一毫的混亂都會使工作效率低下、患者焦慮加倍。穩住!必須穩住!楊林承和其他醫護人員一起安撫患者情緒,并清晰解釋接收患者順序的原則,等待區秩序很快恢復。此后6個小時內,6名重型及2名危重型新冠肺炎患者的收治工作順利完成。

            4.2萬名馳援湖北的醫護人員中,躍動著蓬勃的青春力量。北京大學第三醫院援鄂醫療隊就是一支年輕的隊伍,全隊137名成員中有60名共產黨員,其中1/3是“90后”黨員。

            1993年出生的王奔是這支醫療隊中年齡最小的醫生,也是抗疫一線的臨時黨支部書記,2019年剛從北京大學博士畢業。2月6日,剛剛結束兩臺急診手術的王奔接到了醫療隊的集結電話,開啟了穿著防護服在重癥病房查房、與50名患者一一問診交流的武漢日常。

            2月14日凌晨五六點鐘的搶救,讓他永生難忘。那天,武漢突然刮起大風,風夾著雨打在玻璃上,病房里一位50多歲的腎移植后患者突發病癥,王奔與共同當班的趙志伶等醫護人員沖到患者身邊搶救,伴隨著陣陣雷聲為患者一下下做著心外按壓……

            “由于病情過重,很遺憾我們最終沒能留住他。那一刻作為醫者,內心的無力和悲痛難以言語。當時,更理解了身上的責任和使命。”在隔離服的密閉空間里,王奔每查5個病人就得休息10分鐘。有一位患者看到了,對他豎起大拇指說“小伙子年輕人,有擔當”,患者的鼓勵讓他內心充滿力量。

            作為收治危重癥新冠肺炎患者的專屬醫院,同濟醫院中法新城院區聚集著來自全國各地的18支國家和省市醫療隊,北京大學人民醫院援鄂醫療隊的134名隊員整建制承擔了一個病區50張床的救治任務。在他們當中,34名“90后逆行者”勇擔責任、挺身而出,在祖國最需要的時候用實際行動支援武漢,展現出一往無前的青春力量。

            “90后是一群孩子,更像是一群超級戰士。”朋友圈的一段文字深深觸動了25歲的北京大學人民醫院泌尿外科護師權怡的心。作為醫療隊里最年輕的黨員,權怡至今對一位病人“念念不忘”。

            82歲的段爺爺,患有眼疾,臨出院前,卻伏案良久,自己一筆一劃地給醫療隊所有隊員寫了一封感謝信:“為了誰,拿起筆,含著淚,感謝北京醫療隊,不遠千里來到武漢,日以繼夜不知勞累,讓我創造奇跡走回家門,千言萬語我不能表達,愿你們身體健康,一切安好!”

            “一代青年有一代青年的歷史際遇,參與這場抗疫斗爭,無疑是一次彌足珍貴的人生經歷。”北京大學第三醫院神經外科醫生吳超深有感觸,“抗擊疫情的經歷是給我最好的成長禮。”

            孩子剛出生兩個月,北京大學第一醫院心內科醫生金漢就趕到了武漢。“聽到武漢急缺醫護人員的消息,如果不來的話,一定會后悔一輩子。”金漢對家人很愧疚,但他相信以后孩子知道他父親作為一名醫生,曾經支援過這樣一次戰“疫”,一定會很驕傲。

            一次夜班搶救一名危重病人時,患者突然摘下無創呼吸機面罩劇烈咳嗽,飛沫沾在面罩上、散落在空氣里,病人氧飽和度也一直往下掉。沒有時間考慮太多,隊員們立刻采取措施救治。“也許以前我們還會當自己是個孩子,但是經過這次的疫情,‘90后’已經成為了能夠主動承擔責任的人。”金漢說。

            馳援武漢期間,北京大學人民醫院創傷救治中心醫生劉中砥度過了30歲生日,他笑稱自己是最老的“90后”。他在重癥患者救治中忠實承擔好執行者的角色,在自己的專業領域主動請纓,為團隊分擔工作。在這段難忘的經歷中,他印象最深刻的場景是在患者順利出院時,回憶起他們從入院初期的焦慮到經過治療慢慢康復,再到最后展露笑容的過程。

            日子一天天過去,越來越多的病人呼吸暢快了,咳嗽消失了,神情也愈發輕松,有時還能開個小玩笑。劉中砥醫生說,即便隔著防護鏡和一層厚厚的霧氣,也能看到,他們的眼睛里,有了光。

            關鍵詞:紅馬褂

            武昌理工學院大四學生張妍——

            “志愿紅將是我一生的信仰”

            本報記者 程墨 通訊員 劉明楊 朱威龍

            “您積極響應共青團號召,踴躍投身疫情防控志愿服務一線,無私無畏,奉獻自我,服務他人……”近日,湖北省志愿者協會給“90后”大學生張妍頒發榮譽證書,表彰和感謝她在疫情期間做出的貢獻。

            張妍是一名土家族女孩,中共黨員,武昌理工學院大四學生。“寒假期間,每天在電視上看著一批又一批的醫護工作者、志愿者義無反顧地離開自己的家人,奔赴疫情第一線,我的眼中充滿了淚水,內心充滿了感動。作為一名學生黨員,我也想要貢獻自己的微薄之力。”她響應疫情防控志愿服務號召,穿起紅馬褂,加入了這場沒有硝煙的戰“疫”。

            2月3日,張妍被安排在了咸豐縣的城南社區,做返鄉人員情況登記,并每天電話排查小區居民,詢問他們最近是否出過門,家里有沒有人感到身體不適等一些疫情防護問題。每天早上八點到崗,一直忙到晚上六七點,由于工作量大,中午吃飯都是抽時間輪流吃,“每時每刻都必須要有人在崗位上”。

            “今天您量體溫了嗎?”“請問您要到哪里去?還請您戴上口罩!謝謝您的理解和配合!”像這樣的場景、這樣的對話,一天中不知要重復多少次,長時間說話使得張妍的聲音變得沙啞,耳朵也因為長時間戴口罩而被拉傷,每天工作結束之后腰酸背痛,可是張妍從沒有叫過苦、叫過累。

            2月底,她又被調到縣防疫指揮部協助登記出縣境人員,工作的地點是一個臨時搭建的場地,所接觸的人更加復雜,人流量更大,工作任務也更艱巨。“一件事,要么選擇不做,選擇了做,那就要把它做到最好。”這是張妍對待工作的態度。

            “沒有父母的催促,也沒有丁零作響的鬧鐘,每天早上卻能從床上準時爬起來,開始忙碌而充實的一天。因為我知道自己在做一件有意義的事情,它能給我帶來充實和快樂。”直到當地“解封”那一天,張妍一共在抗疫志愿服務者崗位上連續工作了53天,共計服務500多個小時。“工作雖然辛苦,但也讓我見證了世間許許多多的真善美,有一天一位陌生人扛著一箱飲料送給我們,當我們想著詢問他名字的時候,只看到他默默遠去的背影,人間的真情著實令人感動!”

            2月29日,張妍在網上看見了一則消息,有一對夫妻奮戰在抗疫一線,留下十歲的兒子和四歲的女兒在家。她便思考能否成立一個志愿者輔導班,專門輔導抗疫一線工作者的孩子。于是,她第一時間與咸豐縣志愿者協會負責人賀艷玉商議。在得到賀姐的支持后,張妍立即把招募信息發在了大學生志愿者突擊隊的群里,不到一天的時間,就招募到了11名大學生志愿者。

            “從未感到如此忙碌而充實!”在網上輔導孩子學習之余,張妍還報名參加了咸豐縣關愛留守兒童“雙結雙促”走訪慰問活動,與貧困留守兒童結對,圍繞親情陪伴、心理疏導、助學扶智、權益維護等方面開展結對關愛。對于自己未來的打算,張妍說:“我會一直堅持下去,直到疫情勝利結束。盡我所能幫助需要幫助的人,志愿紅也將是我一生的信仰!”

            關鍵詞:插管

            湖南電子科技職業學院“90后”教師魏星——

             “我不需要錢,夢里都希望能上一線”

            本報記者 陽錫葉

            “同意魏星同志火線入黨,吸收為中共預備黨員,請組織部認真組織材料報長沙市民辦教育黨委審批。”日前,湖南電子科技職業學院黨委召開了一次特殊的視頻黨委會,同意該校教師魏星的入黨申請。

            1992年出生的魏星畢業于湖南中醫藥大學湘杏學院,2014年畢業后曾在醫院工作并獲得了ICU護士證書,現為湖南電子科技職業學院醫藥學院護理專業教師,主要擔任急危重癥護理學和基礎護理學課程教學工作,2018年遞交了入黨申請書。

            今年寒假,魏星回到湘西永順縣老家過年,2月2日,便申請去了永順縣人民醫院當志愿者,成了護理部的宣傳員。不過,她最想的還是去武漢支援一線:“看著武漢病人的呼救,看著曾經的老師、同事都去湖北支援,我一直落淚,十分慚愧。”

            2月7日,她從網上得知,武漢協和江北醫院缺乏護士,尤其是ICU護士,曾在醫院ICU病房工作三年半的她立即跟醫院聯系,發了一條請戰短信:“胡老師,您好,我叫魏星。看到你們那里缺護士?如果缺,我不需要錢,夢里都希望能上一線。”

            她在請戰短信里寫道:“我的老師、姐妹都去支援武漢和黃岡了,我堅決聽從安排,無論崗位、無論夜班,我年輕27歲,證件齊全,抵抗力強,耐力好,曾經是長跑冠軍,父母支持,家里姐姐、姐夫都是黨員,我雖不是黨員,正努力入黨。只要您同意,我的箱子已經收拾好了。”

            很快,武漢協和江北醫院同意了。2月9日,在鐵路民警的幫助下,魏星踏上了當天最早開往長沙的C8025次列車,成功趕到了武漢支援的醫院。在武漢下車前,民警再次關切地對她說:“此去非常危險,你想好了嗎?”她點了點頭。

            在馳援武漢的40多天中,魏星作為志愿者,主要負責氣管插管及護理和吸痰、插尿管、胃管、患者大小便的處理等工作,從生理、心理和生活上全方位照顧患者。在給病人做氣管插管護理時需要吸痰,必須親密接觸。“我知道那痰液里有病毒,但如果我不清理,病人會很痛苦。”為了幫助病人吸痰,魏星常常累得全身濕透,護目鏡早就看不清了,只能從側面的一個視線去給病人打留置針。

            有一位奶奶,當時心理壓力大,已經沒有求生欲了,絕食不吃東西。魏星耐心勸她:“奶奶,我是湖南跑過來的,坐了3個小時汽車,2個小時高鐵,4個小時火車才到武漢,就是希望你們好起來,您一定要吃幾口。”那位奶奶當時就哭了,豎著大拇指,一口一口把飯吃下去了。

            平時ICU護士最多只能護理3名病人,而在重癥救治一線,魏星最多的時候需要護理8名病人,遇到轉運接收病人的時候,一天護理的病人最多高達30名。“累得腰酸背疼,喉嚨里的痰就咽不下去,心率已經120次了,剛開始耳朵會疼,后來就麻木了,之后我才發現自己耳朵已經破皮了,手也磨破了。”魏星說。

            疫情嚴重的時候,面對每天16個小時以上的白班、12個小時以上的夜班,本來就苗條的她一下瘦了6斤,體重只剩84斤。但即使超負荷運轉身體亮起了紅燈,魏星也沒有下火線,“安慰自己是打不死的小強”。

            隨著疫情防控形勢積極向好,各省的援鄂醫療隊開始有序撤離。3月24日,她在給黨組織寫的思想匯報中寫道:“以前不知道,等疫情來了,我才發現我深愛著我的國家,我熱愛著我的家人、學校、學生們、現有的生活,等疫情結束了,我會更加珍惜自己的生活,用心過好每一天。”

            ……

            關鍵詞:11000小時

            復旦大學線上輔導志愿隊——

            “我也收獲了快樂和感動”

            本報記者 任朝霞

            “志愿服務結束后你遇到問題,也歡迎隨時和我溝通,我愿意獻出自己的一份力量。”晚上10點,兩個小時的輔導很快就要結束了,復旦大學2019級社科二班第二團支部書記安碩一邊整理著輔導筆記,一邊認真地對網絡那端的同學說。這名同學的家庭條件不太好,安碩希望能夠盡己所能給他更多的支持。

            疫情發生以來,復旦大學1684名青年學子像安碩一樣參加了校團委組織的線上輔導志愿服務,累計服務時長超過11000小時。

            2月中旬,共青團復旦大學委員會牽頭組建了“你的后方,我來守護”復旦戰“疫”前線醫護工作者子女線上輔導志愿隊,有301名志愿者為上海33所醫院214戶家庭的223個孩子提供課業輔導。

            3月初,志愿服務范圍進一步擴大。校團委發起“鵝旦夢”計劃,以團支部為單位組織志愿者,面向湖北及全國戰“疫”一線有需求的家庭提供志愿服務。在受疫情影響而有線上輔導需求的家庭中,優先向務農、務工和縣城鄉鎮地區教育條件相對落后的家庭提供幫助。

            34個院系單位響應,302個團支部組織,1383名志愿者參與,對接服務全國534戶家庭。心系疫情、充滿熱情參與志愿服務的不僅有本科生,還有80個碩士生團支部的320名志愿者,以及21個博士生團支部的71名志愿者。

            各團支部還根據所服務學生的性格、學習情況、興趣愛好等特點,積極開展支部內部分工,讓在線輔導的教學服務形式更有針對性、更具個性化。針對中學高年級學生追夢路上的視野拓展需求,學生會還積極籌備線上特色講座,提供復旦優質學術文化資源體驗。

            “是真的嗎?”2019級社科三班第二團支部書記吳優對接的是一名高三復讀學生,第一次聯系時,電話那頭傳來充滿驚喜而又有些怯怯的聲音。這讓吳優深深地感到,自己不僅要提供線上課業輔導,更要給他帶去關心和鼓舞,助力這些孩子實現夢想。

            “疫情期間一直在社區忙防控工作,孩子剛上高中,處于青春期,很高興能有復旦大學的志愿者來跟孩子溝通,希望他們帶來的幫助不僅僅是學習上的,還有心理上和生活上的陪伴與關懷。”湖北省黃岡市浠水縣的家長蔣女士在報名時對“鵝旦夢”計劃充滿期望。

            針對疫情期間許多孩子缺乏陪伴的情況,“鵝旦夢”計劃采取成長結對的輔導模式,鼓勵志愿者為學生線上開展心理健康疏導與疫情防護教育等,通過陪伴、寫信等形式關愛孩子的成長。

            冬去春來,志愿服務收獲的是共同的成長。臨床醫學(八年制)專業2018級學生陳可說:“我的父母都是醫護人員,所以我很能體會到特殊時期孩子們沒有父母陪在身邊的感受。在陪伴孩子的過程中,我也收獲了許多快樂和感動。”

            關鍵詞:耙耳朵

            湖北中醫藥高等專科學校“00后”藏族志愿者宗吉——

            “耳朵疼可以用手扶著,但是心疼就沒有辦法”

            本報記者 程墨 通訊員 王霄

            近日,湖北中醫藥高等專科學校收到了一封來自雪域高原——西藏自治區日喀則市薩迦縣扯休鄉巴定村村委會,寄來的感謝信。

            來信中,巴定村村委會感謝大學生宗吉,在村里基礎設施和醫療條件較差的情況下,利用所學的醫學知識,積極參加志愿服務工作,為該村疫情防控工作貢獻自己的力量。

            3月的日喀則,天氣依然寒冷,時常下雪,風呼呼地刮著,刮得宗吉的耳朵生疼。她耳骨較軟,被口罩拉繩勒扁了,耳朵經常耷拉著直不起來,看著就像“耙耳朵”。每天,十幾個小時的志愿服務工作,宗吉的耳朵早就凍得失去了知覺,口罩反復掉下來,需要一直用手去扶著耳朵。

            “耳朵疼可以用手扶著,但是心疼就沒有辦法。”宗吉說,剛開始當志愿者,有一點心疼。大家還覺得疫情離村里很遠,很多人衛生意識淡薄,不愿戴口罩,更不愿勤洗手。“一些村民,經常是喂完牲畜,手也不洗就打茶、做飯。”宗吉說,“為了做好這部分村民的工作,我堅持上門宣傳,有的村民聽不懂漢語,還要講藏語。大家一起認真做好巡邏工作,發現出門沒戴口罩的堅決予以糾正。”

            剛開始,很多村民不支持宗吉的工作,直接從測量體溫處“飛奔”而過,但是宗吉和其他志愿者們秉承著“不放過一個,不漏掉一個”的原則,弓著腰也要追過去幫他們測量體溫。“追趕”了幾次之后,慢慢地,大家都明白了大學生志愿者宗吉不是好欺負的“耙耳朵”,也認識到了體溫測量工作的重要性,村民們都能積極配合宗吉的工作。

            “面對疫情,家里一開始還是比較擔心,不太想讓我去,我跟家人說,村里大學生很少,學醫的就兩個,后來家里人都支持我。自己其實也沒想太多,就想做些自己力所能及的事。”宗吉說,做志愿者時,每一天晚上都是煎熬的,看著天上落下的白雪,算著病毒的潛伏期,想著米瑪倉覺奶奶……擔心和害怕讓寧靜的夜晚異常漫長。

            “米瑪倉覺奶奶有支氣管炎,總是咳嗽,害怕自己會得新冠肺炎。”宗吉告訴老奶奶,她的體溫一直很正常,不要擔心,新冠肺炎是可以預防的,一定要多洗手,還要多喝熱水、多吃有營養的食物、多運動。米瑪倉覺奶奶聽不懂漢語,為了讓老奶奶放心,宗吉還專門買了仁青流感丸和藏藥香包。喝著米瑪倉覺奶奶家熱熱的酥油茶,聽著一聲聲“突及其”(感謝),一股股暖流匯入宗吉的心里,她的耳朵紅紅的。

            有一天執勤,一位不認識的阿姨突然塞給宗吉一袋零食,對她說:“我的一點心意!”轉身就沒了人影。宗吉說:“我為陌生人守護,陌生人為我送上關心。災難面前,溫暖總在人間傳遞。”

            “家鄉人的健康意識還要加強,家鄉的醫療條件亟須改善。”去年暑假宗吉就在村里組織了義務量血壓活動,她深切感受到家鄉更需要醫生,尤其是懂藏語的醫生。宗吉說:“雖然仍在讀大二,但這次疫情讓我更加堅定了自己的選擇,畢業了一定要回來當一名醫生。”

            關鍵詞:臨時工

            浙江師范大學“音樂女孩”殷悅——

            “多生產一個口罩,多一份守護”

            本報記者 蔣亦豐 通訊員 朱慧

            整天泡在口罩廠,每天近12小時的重復作業,周圍充斥著機器的隆隆聲……這樣的情景,成了這個春節浙江師范大學學生殷悅的日常。

            殷悅,是該校音樂學院的一名大四學子,從小多才多藝,也是校民樂團宮羽箏團的團長、校主持人隊的團支書。大學四年,殷悅活躍在校內外各類文藝演出和比賽活動的現場,是一位有顏有才的女孩。

            今年寒假,她從媒體報道中關注到新冠肺炎疫情的防控形勢非常嚴峻,尤其是一次性外科口罩、醫用防護N95口罩幾近脫銷的消息。第一時間,殷悅想到的不是沖出家門買口罩,而是四處打聽本地有沒有口罩生產廠需要志愿者幫忙。“正值春節,工廠一定缺工人,我就想去試試能幫忙做些什么。”她說。

            通過朋友介紹,殷悅聯系到海寧市當地的一家口罩生產廠——愛康醫療有限公司。在與經理溝通,提出無償勞動的請求后,她順利成為了一名口罩廠的“臨時工”。

            大年二十八,是殷悅到工廠上班的第一天。醫用口罩生產車間的衛生標準很高,進入時不僅要穿專門的工作服,還必須進行全身消毒。“從生產到包裝,每個步驟都有著嚴格的規范,看似簡單的工作也有很多小技巧。”殷悅說,“工作人員需要時刻提起精神,對口罩的衛生質量進行嚴格把關,才能放心地將它們交到防疫一線。”

            分揀、裝袋、打包……這樣的流程,殷悅數不清自己重復了多少次。為了能讓物資盡早到達各地救急,殷悅和工人們自愿放棄春節假期,加班加點地生產,常常從早上工作到半夜11點。

            一整天單調的包裝工作是對體力、耐力的極大考驗。“常常會覺得腰酸背痛,所以休息的時候,我們會互相捶捶背、捏捏肩,有時候也唱個小曲,互相鼓勁。”殷悅說,她還和工人們比賽誰的包裝速度快,誰的技巧更嫻熟,每天經她手包裝出去的口罩有近萬只。“盡管工作很辛苦,但大家都沒有一句抱怨。和奮戰在一線的醫護工作者相比,這又算什么呢?”

            周圍的朋友得知殷悅在口罩廠幫忙,也紛紛聯系她,想要加入志愿服務。殷悅的媽媽大年初三張羅完家中的事情,就同她一起加入了口罩生產這場“戰斗”。“大家都是同一個愿望,多生產一個口罩,就能給家園多一份守護,我們同心協力,中國就一定能打贏這場硬仗!”

            關鍵詞:榮譽證書

            天津醫學高等專科學校大二學生袁浩——

            “我這么年輕,扛得住”

            本報記者 陳欣然

            《湖北省疫情防控志愿者榮譽證書》《恩施市太陽河鄉“疫情防控工作突出個人”榮譽證書》,這是天津醫學高等專科學校臨床醫學專業二年級學生袁浩最近收到的兩個證書。從小到大獲得過不少榮譽,但袁浩覺得剛剛獲得的這兩個證書分量最重,因為“它們見證了我在疫情一線奮斗的47天”。

            在湖北疫情日趨嚴重之際,1月25日,大年初一,身在家鄉湖北省恩施市太陽河鄉的袁浩向當地政府遞交了自己的請愿申請書:“身為醫學生,我有責任有義務為控制疫情做出自己的貢獻。我向太陽河鄉黨委政府提出申請,志愿報名參加本鄉的防疫控疫工作……”

            1月27日,經過培訓后的袁浩成為當地衛健系統的一名志愿者,來到恩施市太陽河鄉石乳關隧道上崗。石乳關隧道是湖北與重慶的交界關卡,袁浩的任務是為過往車輛的司機進行體溫檢測。“我覺得這份工作很神圣,我們做好人口流動的控制工作,就能減少省內疫情向省外擴散。”袁浩說。

            作為男生,袁浩主動申請夜班執勤。每天晚8點到第二天早8點,整整12個小時,身穿白大褂、佩戴口罩的袁浩一次次舉起紅外體溫儀,一絲不茍地檢查著過往車輛,從不懈怠。萬籟俱寂的深夜,沒有車輛往來時,他就做一些環境消毒工作。領導和同事怕他太辛苦撐不住,讓他休息一兩天,他說:“我這么年輕,扛得住。”

            工作了一段時間后,他被調往太陽河鄉梭布埡村,繼續在交通關卡執勤,并依然是夜班。此后的一個多月,他一直堅守在這里。

            做志愿者不僅要測體溫,有時還要做“思想工作”。一次,從廣東回鄂的一家四口途經關卡,因手續不全被志愿者攔了下來。為了紓解他們的焦慮情緒,袁浩耐心地為他們解釋疫情防控政策并好言安慰,最終說服他們,將他們送到隔離點進行隔離。

            有時候他還要處理“感情問題”。一名外地男子因封城而滯留在附近石林村的女友家,跟女友鬧矛盾后離家出走來到梭布埡村。“那時下著雨,我們幾個志愿者輪流勸他,給他進行感情分析,最后他終于同意回女友家。我們又通知了石林村的村委會書記,把他‘領’回去了。”不滿21歲的袁浩沒有過感情經歷,但給他人分析起感情問題頭頭是道。

            3月初,學校線上開學,袁浩開始了邊工作邊學習的緊張狀態:早上下了夜班回家,上午上網課,下午抓緊休息,晚上去關卡上崗執勤。不論是工作還是學習,他都不敢懈怠。

            3月14日早上,袁浩結束了整整47天的疫情一線志愿者工作,也為這段難忘的經歷畫上了一個圓滿的句號。

            袁浩告訴記者,在學校里,老師們不僅教會他專業知識和技能,更在言傳向他傳遞醫者仁心、勇擔重責、敬佑生命、甘于奉獻的職業精神。“在家鄉參與抗擊疫情的47天,讓我更深刻理解了奉獻二字的含義。今后我會更加努力學習專業知識,在未來的從醫生涯中,用過硬的醫學本領服務社會,造福人民。”袁浩說。

            關鍵詞:格桑花

            西南民族大學研究生常華仁——

            讓更多藏族學生“一人成才,全家脫貧”

            本報記者 魯磊

            “學生不能按時復學,這可怎么辦?”受新冠肺炎疫情影響,四川省阿壩州紅原中學的開學日期一延再延,這讓西南民族大學文新學院研究生常華仁焦灼不已,因為他還有另一個身份——“格桑花”志愿者服務隊隊長、紅原中學支教老師。

            受地理位置、自然條件影響,紅原縣的經濟社會發展相對滯后。西南民族大學研究生支教團“格桑花”志愿者服務隊長期“扎根”于此,希望通過教育扶貧,讓更多藏族學生“一人成才,全家脫貧”。紅原支教的日子也讓常華仁與學生結下深厚的情誼。

            “常老師,你們什么時候回來啊?”疫情期間,常華仁收到不少學生發來的信息。“特別是高三學生,時間很緊迫,他們生怕跟不上學習,與大學失之交臂。”常華仁心里盤算,“能不能把支教搬到線上?”

            2月16日,常華仁以“格桑花”研究生支教團的名義,給學生發出了第一封信,激勵學生,“要充分利用網絡資源,練好內功。”并與學生許下約定:“冬將盡,春可期,待春日,疫已除。我們將繼續學習生活。”他馬上聯系了所有“格桑花”志愿者,為班里的學生提供一對一的線上輔導。

            “當時,防疫物資非常緊張,偏遠的小縣城里更是買不到。”為了保障開學后學生們能順利返校,常華仁“未雨綢繆”,在民大研支團微信群里發出愛心捐募倡議,為紅原藏族學生籌措防疫物資。他自己也主動拿出了不多的工資,不厭其煩地聯系商家,最終為紅原中學籌措到了消毒噴霧器、84消毒液、洗手液、一次性衛生手套等防疫物資。

            3月9日,是四川省疫情期間線上教學開課的第一天,常華仁走上講臺,為紅原中學350余名同學講授了開學第一課,他以關鍵詞的形式,帶領同學們回顧了抗擊疫情以來,廣大醫護人員逆行而上、科學家沖鋒在前、志愿者揮灑青春的點滴感人瞬間。他還以西南聯大為例,鼓勵學生在苦難中不輟學習,勵志成才。

            甘孜州道孚縣是四川新冠肺炎疫情的一個重災區,為了讓奮戰在一線的醫護人員解除后顧之憂,從3月3日開始,常華仁又開始為道孚縣醫護工作人員子女開展“手拉手”志愿服務。

            活動中,常華仁既是參與者,還是策劃者,每天為學生備課、籌劃活動、協調上課,需要花費8個小時。“有時候感覺非常疲憊,但是看到一線醫護人員那種工作狀態,我這點累算得了什么呢?”

            針對醫護人員子女的特點,常華仁將志愿服務項目細化為情感陪伴、學業幫扶、主題教育三大模塊,還借助西南民大的學科優勢,在網絡授課中融入了藏文教學,讓藏族學生迅速進入“狀態”。

            “格桑花在高海拔、寒冷的地區依然能夠頑強綻放,象征著愛與吉祥。”常華仁說,把志愿服務隊命名為“格桑花”,既是對隊員們的鞭策,更是對高原學習的期望。“大手牽小手,互相鼓勵、共同進步,一定能讓‘格桑花’開滿高原。”

            關鍵詞:崗哨

            南昌航空大學學生黃佳俊——

            “你是黨員,你不帶頭怎么行?”

            通訊員 舒越 本報記者 甘甜

            大年初五的清晨,山腳下的江西省貴溪市港黃村組到處還彌漫著霧氣,寒風凜冽。在進村的唯一入口,南昌航空大學測試與光電工程學院的學生黨員黃佳俊已經上崗了,藍口罩、紅袖章,見有人來便主動上前,詢問住址、給過往車輛和人員消毒,態度溫和、動作熟練。因為在南昌讀了三年大學,回家次數不多,這個“眼生”的后生,上崗后還被質疑了幾次。

            聽爺爺說起村里封路了,村干部已經全員撲在疫情防控第一線的消息時,黃佳俊腦海里第一個想到的就是:“我要參加”。想法一說出,本以為可能會被家里反對,哪知道爺爺和媽媽竟立刻表示支持,只叮囑要做好防護。爺爺是過去的老村長,上前拍了拍他的肩膀,說了一句話:“你是黨員,還是支部書記,你不帶頭怎么行?”

            隨后,爺爺便帶著他找到了村支部書記,要求加入抗擊疫情前線。“村里人也不認識幾個,別人也不認識你,能干啥?”面對疑問,黃佳俊也不惱,只說:“說不定我守好咱村里‘第一道門’后,就都認識了呢。”

            雖是玩笑,但要真正守好這“第一道門”,還真不容易。接過任務后的每一天,黃佳俊都得早起,迅速吃完奶奶做的早飯,出門,上崗。懈怠或偷懶的心理也不是沒有過,但很快就被媽媽打消掉了,“黨員都這樣,做一天歇一天,那怎么行!”“是的,我是黨員”,心里閃過“黨員”二字后的黃佳俊此后再不敢這樣。

            剛開始,遇見沒戴口罩的村民,黃佳俊善意的提醒會招來不解甚至責備,但他還是會耐心地解釋勸說。后來,工作漸漸順暢起來。

            從不解到質疑,再到認可,黃佳俊在疫情防控一線的角色也多了起來。他是港黃村組排頭的“崗哨”,堅決站好村口的第一道崗,是村組微信群里疫情防控信息的“發布員”,用正面和反面事例跟村民們曉之以理、動之以情,還是共同保障村民春節期間物資供應的“采購員”,事無巨細、不厭其煩,村民們已經完全認識了這個學生黨員崽俚,不僅是認識,還有認可。

            直到學校開始上網課,黃佳俊一直堅持在崗位上,回想起那段身兼數職的經歷,他只說:“其實,說不怕,是假的。但能和大家一起抗戰在疫情一線,也是一段特別難忘的經歷。”

            《中國教育報》2020年05月04日第3版 

            0 0 0 0
            分享到:

            相關閱讀

            最新發布
            熱門標簽
            點擊排行
            熱點推薦

            工信部備案號:京ICP備05071141號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 10120170024

            中國教育新聞網版權所有,未經書面授權禁止下載使用

            Copyright@2000-2019 www.calbb.cn All Rights Reserved.

            京公網安備 11010802025840號

            国产偷拍欧洲日韩亚洲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万赏网